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

2019-01-02

@长沙IFS 城市雕塑 KAWS

>>1

我手机里有个古老的APP叫做世界迷雾,不经常打开但是又舍不得删。这个应用十分简单且无聊,就是一幅地图,有河流山川和城市,初始状态是被一片浓雾遮住。但是只要你经过的地方,那一块雾就会消散。

多像一个现实版的单机游戏啊,而人类就是一个小小的角色,任务是在地图上自得其乐地散步。我如此长情又孜孜不倦地走了几年,记录在案的探索面积也只占世界地图的0.000002%

即使你一天走30000步,占领了朋友圈封面,你在地图上留下的印记依然是一根细到看不清的线。这样说起来,人类真的好渺小的。

但是,人类每天在自己这条细细的路径上来来回回,有时候会遇到另一个人,即使差0.001你们也不会遇见,有的人甚至从此会和你有一段重合的携手探索世界的路途,或长或短。这很神奇啊,不是吗。

我没有升华主题的意思,当然如果你想到了某个特定的人,那证明你心里有糖。

再来说说地图(虽然官方也没给我打钱)

在长沙,我的路径是直线状的,因为湘江北去把长沙分成东西两岸,城市路网总是默契地沿江垂直分布。

在广州,我的路径是放射状的,以珠江新城为中心,因为我的活动范围就在天河区,偶尔去郊区溜达一下,还是会被声色犬马拉回来。

在杭州,我的路径是环形的,就沿着西湖一圈一圈地绕。

说起杭州,我实在是太喜欢了。虽然只是心血来潮决定一个人出去溜达几天,但杭州不愧人间天堂,是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。

有多喜欢呢?丁点大的事情也觉得可爱俏皮要歌颂一番。比如,我在这里才重新理解了一下什么才是“车让人”,用一种“没被好好爱过的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爱”的领悟。

有一种直男型的“车让人”就是半踩刹车的姿态试探你到底会不会往前走。当然如果你有一些迟疑地慢下来,车就争分夺秒地开过去。

杭州不是的。

杭州的车主,不管你想不想走,有多想走,都会稳稳的在你三米之外停下来,即使你发射出一种“你先走吧没关系”的眼神,车也一动不动,要目送你走到马路对面(这段我心里加的戏)

后来有人提醒我,如果司机不让行人的话就要扣三分罚一百。我不管,反正杭州已经取代成都,成为我心里的top1城市了。

>> 2

另一件事。

早上醒来看到的头条新闻是关于一个朋友的,他的公司被永久关停,他本人也被免去所有职务,原因和最近的某个热点事件有关,我就不再提了。

有人称赞处罚大快人心,有人分析这是资本选择弃车保帅的公关手段,有人感叹的是天道轮回自作孽不可活,也有人惋惜创始人几年的心血和努力付诸一炬。

媒体追逐的热点,广义上来说也是管管“别人家的事情”的总和。而群众对于这些议题的讨论,无论是书面的严肃的,是键盘侠还是杠精,都是个体参与公共生活的一种方式,多多少少可以衡量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。

互联网带来了技术文明,让我们更容易表达,分享转发一键送达当然也制造了更多噪音。无论是“赞”或是“踩”,都是发泄自己的情绪,包括我现在正在写的这些段落。我们并不能分担别人面对灾难时候的丝毫痛苦,也不能分享别人身处爱恋之中的隐秘快乐。

当然喏,在时代洪流面前,个体始终是渺小的,就像站在迷雾世界之上的你。就像IFS上的两座雕塑,坐在高空俯视孤独众生,你本身也是孤独的。

沉默固然麻木,但是不代表我们有权力用语言或者行为上的暴力去伤害别人。如果我们都能熟练掌握“分寸感”的尺度,这个世界会美好许多。

在微信里找到朋友的头像想说点什么,最后还是删掉了。

因为突然想起了标题这句话,鲁迅先生确实说过,

“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

>> 3

我把世界上所有的事情简单粗暴地分成了四类:想做并且可以做的;想做但是不能做的;不想做并且可以不做的;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。

人生之无奈在于你必需做一些第二类和第四类的事情。

还能怎样呢,那就愿你可以少做一些吧,也愿第一类和第三类的事情可以常伴你左右。

更重要的是,愿你所有付出都有回报。

>> 4

初夏是我最喜欢的季节,值得所有浮夸的赞美。

这时候我躺在阳台上,傍晚的空气很轻,天上有大片橙色的云,软乎乎的,看着看着就让我想换一把更舒服的椅子了。风扇在旁边呼啦啦转着,一边捧着西瓜,一边记录下最近的日常碎片。把它们一把装进信封里,和遥远的你分享片刻宁静。

祝你的夏天快乐甜美,天朗气清。

小雨厨房和你在一起的

1009